亚搏手机版官网-《相对论》再对话郭杰瑞丨连线当天,美国发布微信“禁令”

日前,身在纽约的美国视频博主郭杰瑞,发布了一条美国用户如何看待特朗普要制裁TikTok的视频,引发广泛关注。

央视新闻记者庄胜春曾在6月初对话郭杰瑞——《相对论》之《远隔重洋,一起说说话》。整整两个月后的8月7日,两人相约,再谈国家关系紧张之时,普通人如何相处。

就在对话当天,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,将在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公司或个人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以及微信母公司腾讯进行交易。对话,从这个“坏消息”开始。

 再对话当天:“真的禁了!”

庄胜春:我这儿还有上一次连线的海报——远隔重洋,一起说说话。现在回想起这段采访,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?

郭杰瑞:我们讲了“眼睛”的事,比如美国人用“美国人的眼睛”看中国,但可能没办法去中国,因此有很多误会。还聊了疫情,中国已经好了很多,但是美国还是有很大的问题。

庄胜春:上次我们挺大的收获就是加了微信,没事可以聊聊天。但是今天,就像你给我发的消息:“特朗普真的禁了!”不知道我们以后还能不能再用微信聊天。

郭杰瑞:我真的不知道,这个新闻真的很不好,怕有很大的影响。所以我要跟大家先说,我是美国人,我真的爱我的国家,我想要我们的领导、政府好,但我觉得现在的不好。有可能以后我们还可以用微信聊天,但是我有点担心不能用微信支付了。

他们说禁令是因为“国家紧急状态”,其实我们的“紧急状态”跟微信、TikTok无关,而是因为疫情。为什么他们不解决这个问题,还要管其它事情?

新学成语:“井底之蛙”

庄胜春:他们说,微信和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重大威胁。

郭杰瑞:我觉得不会(构成威胁)。美国政客为了让很多人帮他们投票,就说世界上有一个敌人。特朗普跟大家说这个App对我们国家不好,就可以说,“不要着急,我会保护大家”。

庄胜春:我看到你的视频里,有人说特朗普对TikTok动手,是因为用户们预约竞选集会的门票后故意不去,导致会场人很少。你认同吗?

郭杰瑞:我采访的很多人都说到门票的事。特朗普说有很多人要来参加我的活动,但是只有几千人去。很多人在笑他,他特别生气。我觉得这是一个原因,他怕TikTok用户影响大选。另一方面,他说TikTok或其他中国公司是美国的敌人,禁用TikTok对美国好。

庄胜春:大家真的相信吗?

郭杰瑞:我觉得年轻人不会。但我最近学到一个成语——“井底之蛙”。我觉得美国有很多“井底之蛙”。在Twitter上搜索中国,可能会出现很多负面声音,但是在TikTok上搜索中国或其他国家,就很多元化。年轻人喜欢看不一样的东西,比如一个国家的文化、菜肴、语言,他们也会学到不一样的东西。TikTok让大家看到真正的中国。我真的很开心,可能没办法让美国老人开放,但是美国年轻人已经开放了。

庄胜春:也有一些网友说,你选的都是TikTok用户,为什么不采访一些反面的声音?

郭杰瑞:拍这个视频,是为了给大家看看TikTok用户的想法,他们真的很在乎这个平台。所以我要给大家看看TikTok有机会可以抗争。

 爱拍生活,但回避不开政治

庄胜春:有些网友会说,挺想念杰瑞拍那些美食,可不可以不要拍、不要聊这些敏感、政治化的东西。

郭杰瑞:我看到过这些声音。我想要拍一些生活化的视频,但是现在在美国完全不说政治有点难。因为我们有疫情,有种族问题,我们的经济不好,和很多其他国家的关系不好……这些政治化的、敏感的东西,在很多方面影响着我们的生活。我前段时间想拍一个黄金汉堡,结果就有游行来了。希望美国大选以后,我可以拍更多关于生活的视频。

庄胜春:可能性大吗?

郭杰瑞:我希望。

庄胜春:我也是。上一次咱们俩聊天,主题词是抗议和疫情,这一次是禁令、领馆关门,都没有好消息。聊点轻松的,上次你说离开中国最想念的是美食,现在又过了两个月,最想念的是什么?

郭杰瑞:朋友,还有生活。我喜欢待在中国,这次离开已经7个月了,可能得明年春天,也可能是需要等疫苗来了,才可以再去。之前,基本上我一年会来中国几次,每一次都会待几个星期。一边看美国,一边看中国,我喜欢这种生活。

 “从井里出来”

庄胜春:上一次我们聊到国家之间关系不好时,普通人应该怎么相处,都觉得应该多交流。两个月过去,据你在美国的了解,大家对中国的想法,会不会还不如两个月前?

郭杰瑞:有太多误会。很多美国年轻人在TikTok看到了真正的中国和在中国的生活,但是很多老人看新闻的时候就会认为中国是敌人,支持特朗普禁用TikTok和微信。所以我觉得还是需要年轻人多了解中国,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。

庄胜春:你会担心中国的年轻人、或者中国人,对美国有更多的敌意吗?

郭杰瑞:中国年轻人对美国的了解,比美国年轻人对中国的了解要多。可能因为中国年轻人学习英语、看我们的电影,知道我们的生活。但是美国大部分年轻人都不会讲中文。他们看过一些电影,但是这个有点不够。

庄胜春:缺乏方式去真正了解中国。你听说过“乒乓外交”吗?

郭杰瑞:听过听过。

△“乒乓外交”资料图。

庄胜春:也许现在我们需要新的“乒乓外交”。

郭杰瑞:对!我们要想一想可以做什么。我觉得这样的比赛很有用,最好多一些,可能因为疫情有点难。但是我们知道,我们都是人,都需要一样的东西,要和平,要过好的生活,吃好吃的东西,相同之处要比不同多。如果一个美国“井底之蛙”去中国,我觉得他会“从井里出来”。有些朋友去了一次中国,回来后会说中国很不一样。

庄胜春:但是现在因为疫情来不了,没法创造更多的渠道加深了解。也许“视频外交”或“聊天外交”也行。

郭杰瑞:对,我们真的要想到一个办法,真的很重要。

庄胜春:上次聊天是两个月前,咱们约定,过两个月再聊一次怎么样?

郭杰瑞:好的,可以啊。

庄胜春:就是不知道再过两个月,会发生什么?

郭杰瑞:对,两个月以后,可能我们可以聊,为什么这两个月美国和中国的关系进步了这么多,还有疫情已经结束了。

庄胜春:希望可以聊这些开心的事情。

郭杰瑞:对,High Five。

庄胜春:Give me five。

庄胜春:借用你的结束语,那我们现在走吧。

郭杰瑞:好,那我们现在走吧。

责编:侯兴川